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全站搜索
魏  为

魏  为

☆  ☆  ☆  ☆  ☆

魏  为
魏  为

1996年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任教至今

1962年生于北京

1988年中央美术学院 民间美术系毕业,留校任教

1995年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课程班毕业

主要展览

2014年  守望·文脉—中国画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4年  色境—工笔画作品展

2013年  工·在当代—2013第九届中国工笔画大展

2013年  中央美术学院校庆50周年院教师展

2013年  复兴之路—北京工笔重彩画会成立34周年特展

2013年  学院工笔—赢传媒 中国工笔画名家提名展

2013年  微观与精致—首届中国工笔重彩 水墨作品学术研究展

2011年  学院工笔—首届中国工笔画学会学术联盟名家邀请展

2010年  学院工笔—第二届亚洲艺术博览会特展

2009年  微观与精致—中国工笔画重彩小幅作品艺术展

1994年  第三届中国当代工笔画大展

1990年  中央美术学院四十年校庆教师作品展

1988年  首届全国工笔画大展

静中天地

——品读魏为作品中的细腻与真实

-代冀龙

第一次去魏为的工作室,就能感到一种舒适,慢慢品味,才发现,这里没有一件多余的物什,每一处空间的功能都是单一而准确的,和他的生活一样,每天简单到只剩吃饭、画画、睡觉,也和他的画面一样——单纯、凝练,大概正是这样一种一致的状态,让魏为修出了一个“静”字……

工笔”这一绘画系统,抱持着格物的虔诚,在唐宋之际,到达了其辉煌的顶点,却不曾想,一声“画道之中,水墨为上”的文人呐喊,以及“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的风雅调侃,已经开始悄然地消解起它所建立的审美原则:一种书法、哲学的、文学的,以及趣味的艺术追求,逐渐转换着“中国绘画的语言本体,并推动它走上了一条非绘画化的发展路,而具有绘画性”工笔”,自此,便被边缘

直至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工笔系统的经典价值,才又得以被重提,并开始一种追叙文脉、回归根性的文化姿态,反拨着以贩卖西方货色为能事的新潮美术诚然,“笔墨当随时代”,在时空观、价值观、审美观已然发生了革命性变化的当代,工笔艺术的真正复兴,也绝离不开一个“当代性”的转换过程

但作为一门拥有着深厚文化积淀的艺术系统,“转换”它,实则也意味着对艺术家提出了更为苛刻的要求,这其中离不开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而“漫长”本身,却又是悖论于当下讲求高效的社会氛围的,所以,我们如今看到更多的当代工笔实践,或是止步于形式的简单挪用,或是钻入了观念的牛角,在浮躁的状态下早早“成熟”,而真正能够熬得过“漫长”,并形成自己独立、有价值的艺术成果者,却寥寥无几。

也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魏为的艺术实践,便显得更为难能可贵:首先,就画面语言来说,其作品中的线条勾勒、色彩渲染,无一不透露出他作为一位工笔画家深厚的传统功底;另一方面,魏为的探索并未止步于“传承”,而是让其作品呈现出一种当代的审美意味,这种“当代”,全凭视觉的传达,而并非源自于“观念”的噱头,而这种“视觉”,却又丝毫没有“刺激”“新潮”“前卫”等玩弄观者感官的元素,却是以一种常物、常景的状态,别出新意。这样的画面,会让观者不自觉地沉浸于其中所传递的“静”中,而这也恰是一个在当代语境中,难得的品质,它既不束囿也不放纵心灵的律动与能量娓娓道来,质素动人。

 

魏为作品中的“静”,首先,源自于他画面中的“单纯”,从早期注重情节的连环画创作,到如今纯粹以马作为主体的画面表达,这一“做减法”过程,也曾让魏为经历了十余年的迷茫、探索与挣扎。当然,古往今来,画马者不乏其人,但像魏为这样,对于马形态与内涵的研究当作一门庄严的学问来做的人,却屈指可数:他曾通过各种途径搜集了关于马的资料,同时,也把中外画马名家的作品分类剪贴到本子上进行比较,甚至,还用马的石膏模型反复研究其解剖和结构,当然,也更不会放过在现实中的观察机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魏为给自己的创作找到了最为恰当的语言载体,他更在其中,获得了一种宋人所谓“格物穷理,存理去欲的人文体验让他在很大程度上调和了心态,化了心灵,更让他在画面中自然摒弃了急躁、浮华和功利,从而成就了静气”。

此外,魏为作品中的“静”,还来源于他对于马的塑造,他笔下的马,并不是我们常见的“奔马”,而更多的,是选择了马的安静状态,这也让我感到,他虽然画得是马,但其中折射的,却是他自己的情绪和状态。正如魏为所说:他认为静才是一种“恒长”的状态,就像马在大部分的时间里,也都是安安静静地待在那儿一样。而魏为画面的一大优势,也正是在于能够从这种“日常”的状态中,挖掘出艺术的细腻与真实。他对于常景、常态的珍视与把握,也让他将面炼得半点煊热气,静得肃穆深沉,雍容大度。

我想,魏为的是让人静下来的艺术,那里面没有驱力欲望紧张,有的只是一种炼化到极致的宁静与纯粹他以一种虔诚、静穆的状态,对待画面,创造了一种质朴、凝练的表述样式,从而也让画面获得了一种直指内心的视觉力量。更为重要的是,魏为在经年累月的虔静探索中,所走出的一条艺术道路,对于工笔艺术的承续与激活,甚至于浮躁的当代社会,有一定的借鉴和现实意义